• <u id="x3l9g"><bdo id="x3l9g"><object id="x3l9g"></object></bdo></u>

    <u id="x3l9g"><wbr id="x3l9g"></wbr></u>
  • <wbr id="x3l9g"><input id="x3l9g"></input></wbr>
    1. 當前位置:首頁 >高端訪談 >

      英格蘭和威爾士的農村房價上漲速度是城市的兩倍

      來源:   2021-06-21 15:52:16

      英格蘭和威爾士的農村房價上漲速度是城市的兩倍,引發了年輕人新的負擔能力危機,隨著人們在大流行后尋求更多空間,從林肯郡到蘭開夏郡的全國各地都出現了熱點。

      漢普頓房地產中介為衛報分析的數據顯示,農村地區的房價平均每年上漲 14.2%,而城市地區的漲幅不到 7%。它加劇了康沃爾和德文郡等地現有的負擔能力問題,但增幅最大的地區是諾丁漢郡的布羅克斯托、蘭開斯特附近、西薩塞克斯郡的阿倫和德比郡的琥珀谷。

      漢普頓表示,2019 年同期在其農村辦事處購買的注冊人數增加了 50%,而城市買家的注冊人數僅增加了 9%。

      布羅克斯托獨立議員伊麗莎白·威廉姆森 (Elizabeth Williamson) 說:“由于負擔能力,人們很難留下來,而且住房周轉率也不高,”她的三個 24 至 30 歲的孩子已經離開該地區,部分原因是當地住房負擔不起。

      該行政區的農村平均房價從去年 5 月的 234,150 英鎊上漲到一年后的 303,780 英鎊。

      在靠近西薩塞克斯海岸和南唐斯國家公園的阿倫,46 歲的銷售經理克里斯·摩根 (Chris Morgan) 表示,人們從倫敦搬來并在家工作,薪水高于當地已經推動價格進一步遙不可及。該地區的農村房價去年上漲了 29% 以上,達到 387,510 英鎊。

      她說:“我登上住房階梯的唯一途徑是當我的父母已經不在世并且我繼承了他們的房子時。”“那時我可能已經六十多歲了。”

      32 歲的園丁 Merryn Voysey 過去兩年一直住在康沃爾郡的一輛雷諾小巴上,那里的房價在截至 5 月的一年中又上漲了 12%,他說他沒有住房前景,除非他搬到康沃爾郡。像普利茅斯這樣的市區。

      “我在合租房子里看到了一間臥室,每月 650 英鎊,但目前我負擔不起,”他說。“如果我每周每天都工作,我可能買得起房,但我想享受我的生活。”

      工黨的研究表明,即使在大流行之前,農村的年輕人就最掙扎于在倫敦以外的住房階梯上。農村房價比一個人的年收入高出近九倍,而在倫敦以外的主要城市地區,房價高出七倍半。據估計,到 2020 年,英格蘭農村地區的年輕房主比 2010 年減少了 132,000 人。

      該黨還表示,農村地區的住房標準較低,官方數據顯示郊區住宅區被歸類為不體面的房屋數量增加了一倍多。

      影子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長盧克·波拉德 (Luke Pollard) 說:“這么多想要在農村地區生活和工作的年輕人因無法留在社區而付出代價,這從根本上是不公平的。”“人們不應該被迫搬離他們長大的地方以獲得房產階梯,他們也不應該為了留下來住在低于標準的住房中。”

      31 歲的珍妮福克斯是康沃爾東南部拉梅半島金沙的社區支持工作者和教區議員,她說該地區的村莊“對當地家庭來說完全負擔不起”。房價一直在飆升,隨著越來越多的業主轉向Airbnb等平臺上更有利可圖的短期假期,出租物業出現新的短缺。

      她和她的伴侶住在低于市場租金的合租房子里,但如果她必須在公開市場上找到房子,她說她“必須和我的父母一起搬回去,希望能有一些與當地工資相符的東西”。

      她說:“大多數在村里長大的朋友搬到了鄰近的村莊,已經負擔不起了。”“第二套住房和假期出租的影響也開始在那里變得明顯。我三十出頭,想盡快生孩子,但我擔心我要去哪里,以及我的孩子是否能夠住在這里。”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TOP

      国产美女露脸口爆吞精,邻居少妇人妻互换,最新欧美ZOOZ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