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x3l9g"><bdo id="x3l9g"><object id="x3l9g"></object></bdo></u>

    <u id="x3l9g"><wbr id="x3l9g"></wbr></u>
  • <wbr id="x3l9g"><input id="x3l9g"></input></wbr>
    1. 當前位置:首頁 >高端訪談 >

      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發文分析 中國人為何成了世界第一“胖”

      來源:武漢晚報   2021-06-21 20:39:35

      《柳葉刀-糖尿病與內分泌學》近日發表中國肥胖專輯,目前,該專輯上線了《中國肥胖流行病學和決定因素》以及《中國肥胖臨床管理和治療》兩篇文章。

      文章顯示,目前中國成人中已有超過1/2的人超重或肥胖,肥胖總人數高居世界第一。專輯作者、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的潘安教授表示,我國全國性調查報告中首次出現“超過1/2”這一數據,這個數字在全球顯然也是相當高的。

      過去30年

      中國肥胖人群激增!

      根據最新調查報告(2015-2019)數據估計,按照中國標準,6歲以下兒童的超重/肥胖率分別為6.8%、3.6%;6-17歲的兒童和青少年的超重/肥胖率為 11.1%、7.9%;成人的超重/肥胖率分別為34.3%、16.4%。

      綜合近40年來的全國性調查數據,可以看出中國的肥胖人口正在迅速增長,且這種增長覆蓋了所有年齡層階段。

      值得一提的是,數據均基于中國肥胖工作組所制定的“超重/肥胖標準”進行統計,能夠真實反映中國居民的超重/肥胖現狀。

      專輯作者、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的潘安教授在接受《柳葉刀》采訪時表示,按照絕對的人口數來計算,全國已經有6億人超重和肥胖,這一數字在全球居于首位。同時,這也是在我國全國性調查報告中首次出現超過1/2這樣的大比例。

      到底哪些人

      沒管住自己的脂肪?

      從現有數據來看,在不同性別、年齡、地理位置、種族和社會經濟地位的人中,超重/肥胖的分布略有差異。

      在兒童和青少年中,男孩超重和肥胖的比率顯著高于女孩;在成年人中,男性超重/肥胖率曾一度低于女性,但近年來這種差異開始縮小甚至發生了逆轉;總體來看,超重和肥胖的患病率隨著年齡增長而增加,在老年期略有下降。

      我國流行病學調查還發現,城市地區超重和肥胖患病率高于農村,北方地區患病率普遍高于南方,華北、東北、環渤地區存在超重/肥胖群集現象,北京患病率為全國最高。

      經濟地位對超重/肥胖患病率亦有不可忽視的影響。社會經濟地位越高,則各年齡段的超重/肥胖患病率均有增加。此外,受教育程度越高的男性患病率越高,女性反之。

      總結來看:盡管生活于城市、經濟地位高的男性,比其它人更易囤積脂肪,成為超重/肥胖“大軍”中的一員,但我國居民的超重/肥胖問題已經在全人群中凸顯。到底是什么,讓全中國的男女老少都爭先恐后地胖起來呢?

      中國人的肥胖

      絕不是簡單的生物學問題!

      誠然,在過去40年間,中國居民的生活方式(主要是飲食習慣和體力活動)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動物源性食物、精制谷物、深加工食品在中國人的菜單上比重逐漸增加,與此同時,人們的久坐時間正在不斷延長,體力活動急劇減少。這些,都是中國人胖起來的影響因素。

      但,并不是全部……

      超重/肥胖屬于進行性的疾病狀態,從生物學的層面來說,可以理解為上面提到的所有影響因素的集合,但潘安教授認為,超重和肥胖具有著深刻的社會屬性,應將其作為整個社會的系統性問題來看待。

      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是超重/肥胖的驅動因素之一,在改善糧食安全和生活環境的同時,也改變了居民的營養攝入結構,導致全民性的能量過剩。

      另一方面,根深蒂固的社會觀念也在為中國肥胖的流行推波助瀾——中國老一輩人將體格健壯視為財富和健康的象征、“膘肥體壯”被認為是兒童健康的標志、肥胖在我國并未作為獨立慢性疾病,患者治療意愿匱乏……

      細數中國肥胖管理

      4大痛點!

      超重/肥胖是慢性、進展性的疾病狀態,短期內難以逆轉中國人的肥胖問題,因此,肥胖的臨床管理顯得尤為重要,但在現階段,中國的肥胖管理面對4大痛點:

      1)盡管擁有指南共識,但臨床執行度不足

      中國的肥胖管理指南在過去20年中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和發展——醫學界已普遍認可肥胖干預的必要性,并且不再局限于減重本身,而著眼于并發癥的處理和整體健康狀況的改善。但指南缺乏足夠的本土信息進行指導,故而臨床應用情況并不令人滿意。

      同時,由于肥胖在中國尚未被正式認定為一種慢性疾病,臨床醫生和患者的治療意愿并不強烈。

      2)生活方式干預缺乏公認方案

      與美國和歐洲指南一致,中國指南也推薦生活方式干預作為肥胖的一線治療手段。美國現行指南推薦在6個月內至少現場進行14次減重相關高強度綜合生活方式干預,隨后進行長期(>1年)的體重維持干預;但我國共識中并未提供這樣詳細的生活方式干預細節,因此我國的肥胖干預尚缺乏公認的生活方式干預方案。

      3)可用于肥胖治療的藥物,太少了!

      在美國和歐洲指南中,藥物治療被認為是生活方式干預失敗時的另外一種治療選擇。然而,在中國,肥胖藥物使用較為保守。2018年中國體重管理專家共識采納了“以肥胖相關并發癥為中心”的策略——如果生活方式干預在起始3-6個月內未達到至少5%的體重下降,肥胖、超重合并并發癥的個體可以啟用藥物治療。

      而事實上,我國獲批長期使用的減重藥物僅有奧利司他一種,難以滿足廣泛的臨床需求,同時奧利司他的胃腸道不良反應(如油性便和大便緊急感)、使用者需要每日攝入復合維生素制劑以改善脂溶性維生素吸收障礙以及尚不明確的長期使用心血管風險,限制了該藥的廣泛使用。

      4)減重手術尚缺乏長期結局數據

      在全球范圍內,四種主要減重手術術式具有確定的療效:腹腔鏡可調節胃束帶術(LAGB)、Roux-en-Y胃旁路術(RYGB)、袖狀胃切除術(SG)、膽胰轉流合并或不合并十二指腸轉位術。

      同時,我國減重手術相關研究具有很大局限性,大多數研究的研究對象少于50(只有香港的1項研究的樣本量超過100),且隨訪期都在24個月內,因此缺乏對遠期主要心血管事件風險和死亡風險的評估。

      面對這樣的現狀

      臨床醫生能做什么?

      中國的超重/肥胖流行趨勢已成定局,在未來的數年內很難逆轉,肥胖的臨床管理將成為醫學領域的新挑戰。

      肥胖既是一種慢性疾病狀態,也是一種可防控的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危險因素。中國“以肥胖相關并發癥為中心”的肥胖管理思路逐漸成型,肥胖臨床管理也正在不斷發展,但無論是生活方式干預、減重藥物還是減重手術,基于中國人群的證據都較薄弱,亟需開展大規模臨床試驗以建立中國肥胖管理標準。為了應對挑戰,這也需要醫療衛生系統、醫護人員、公眾(如家庭成員、社區、學校等)的共同努力。

      “肥胖的治療和管理是一個系統工程,鑒于肥胖的近遠期健康影響和社會經濟影響,其應得到國家衛生政策的重視,其管理應納入我國正規醫療衛生體系,此外還應該獲得醫療衛生領域之外的廣泛社會支持,以系統性地應對其影響。”潘安教授總結道。

      綜合《中國青年報》、醫學界、藥明康德報道

      相關文章

      TOP

      国产美女露脸口爆吞精,邻居少妇人妻互换,最新欧美ZOOZO